简约不简单——
浅析江苏卫视2012跨年演唱会舞美灯光

2015-9-10  来源: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电视技术部  作者:陈永刚  有140637人阅读

 

  【摘 要】本文介绍了在一场成功的演出中,舞美、灯光、视频互相合作、配合取得完美结果的实践和经验。

  【关键词】舞美 灯光 视频 虚拟与投影

  江苏卫视2012跨年演唱会凭借惊艳的舞美灯光效果一举囊括由中国电影电视技术学会举办的第九届“电视美术.灯光设计工程奖”(场馆类)一等奖以及最佳创新奖。例数近些年我台的跨年演唱会,这也确是我们为数不多的满意之作。整台晚会舞美灯光风格简约大气,但制作体现的过程又绝不简单,于细节处体现功力。笔者作为演唱会的灯光设计之一,在这里回忆经历种种,与大家分享。

  舞美

  今年的跨年演唱会舞美主要结构是中间如履带式的LED大屏,我们戏称为“订书机”,巨大的“U”型彩屏样式简单却充满张力。以此为中轴设计了可上下移动的锥形“金字塔”,期间以直线条的发光LED条贯穿勾连。同时设计了多个升降及移动平台,配合屏幕的开合,功能齐备但不繁复。整个舞美简约而大气,更多是简单的线面结合,充满现代感与科技感。

  主体以大面积的大屏支撑,而且是纵向的大屏是危险的。所有人都知道电视画面是横向构图,无论是标清的4:3,还是高清的16:9。每一个电视美术人都有一个横构图长卷轴的概念,补空、防“穿帮”,是一个人人皆有的概念。在以往的设计中我们大量使用长卷轴的大屏,以保持电视画面的饱满。

  事实证明我们这一大胆的设计是成功的。通过合理的线面结合,加之灯光的精心设计,很好地解决了画面的构图问题。而且这样的空间设计也是灯光师愿意看到的。舞台两侧未用大屏或彩幕,大量的“留黑”为灯光的表现提供了空间。

  这两年,随着生产技术的成熟,LED屏幕使用成本降低,大面积使用屏幕变得门槛越来越低。舞美设计们开始大量的使用这种保险而又可靠的显示设备,越来越多的舞台被各种LED显示设备填充。有的舞台甚至全是LED屏幕,“一颗灯光也漏不出来”。诚然通过精心的视频画面设计,大多数都能得到比较美妙的画面,只是发展至今的现代电视灯光似乎被逼入了尴尬的局面。当然,我个人没有资格去评判孰优孰劣,但我要感谢我们这次的舞美设计给我们留足了展示的机会。

  灯光

  相对其它演唱会而言,每年一度的跨年演唱会是一个规模较大的演出,灯光系统是比较庞大的。针对今年的演唱会,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

  所有的灯光与LED大屏视频控制都是由一台Compulite Vector Red console控台操作。另外一台Compulite Vector Blue console作为备份台。4台Compulite Eport net扩展出16路DMX512信号来负责灯光与视频信号控制。在实际演出中,由一个人完成了所有的灯光和视频画面设定。

  为了保证所有的灯具安装的合理性,我们预先通过使用WYSIWYG对每个灯具的摆放进行预设置以展示每台可见灯光的精确位置。

  作为一个大型的演出,我们力求所有的灯光设备使用合理。通过提前的预设,我们确定了所需的灯具类型及数量。

  在主舞台上我们使用8根TRUSS做舞台顶部的灯光结构。安装了8台Alpha Profile 1500,4台FINEART2500BEAM, 28台FINEART 2000 SPOT, 22台 FINEART 2000WASH, 42台JT160B-E。

  根据舞台结构,地面安装了8台Alpha Profile 1500,6台FINEART 2500BEAM, 10台FINEART 2000SPOT,16台FINEART 2000WASH,20台CP SHARPY。

  另外我们在舞台的里面和侧面分别安装了38台FINEART 2500 BEAM, 10台JT 160B-E, 120台ARRY LIGHT1*5。

  可以发现,我们在主舞台上并未使用太多的灯具。另外有大量的灯具被我们安装在观众席以满足整体的气氛渲染。

  舞美视频

  2012跨年演唱会灯光舞美最大的技术亮点是所有的灯光与LED大屏视频画面控制都是由灯光控台操作,大程度实现视觉呈现集中控制。所有视频内容是由2台GREENHIPPO (视频服务器)处理,并且每台都有完全的备份。

  通过灯光控台对现场大屏及LED彩条实时控制、更换画面。灯光师根据节目设计场景调整色调,实时调度灯光及大屏显示,使画面更加统一协调。

  在大多数的演出中灯光和LED大屏视频画面设计部门是相对独立的两个团队。设计团队根据导演意见或是预先设计的场景提前制作完成演出所需的视频画面根据演出的节目顺序串联播放。但是这样的工作方式缺乏机动性。我们的演出经常会因为现场的排练而修改某些调度,而灯光场景的设计也在部分的不确定性。虽然预先有过构思,到现场观看排练调度经常常会引发新的感觉,有些场景会觉得不尽如人意。于是视频和灯光的配合容易出现问题。我们在太多的演出中发现视频和灯光在色调和节奏配合上出现问题。诚然灯光的修改便捷而快速,但视频素材的修改却需要较长的时间和较大的成本。于是受制于时间和成本,最后相互妥协,却都无法统一体现。即使本身设计没有问题,但各部门各尽其能,为了突出自己,常常搞得“百花齐放”。回忆整台晚会,最让我喜欢的画面却是周笔畅《盲点》中那一组全场效果灯全部关闭,背景主屏使用单色的红白色块根据音乐律动跳跃,仅用追光将人物勾勒。加上给力的镜头,画面大气而极具张力。如果不是由灯光师来统一调度设计、取舍,很难得会有这样的画面。

  在现代演出当中,这种工作方式越来越被大家接受。由灯光师来集中控制,把握所有视觉元素,根据节目的调度、节奏及情绪自由调配。当然,这对灯光师的素质要求极高。

  虚拟与投影

  虚拟与投影技术不是陌生的演示技术,这一类技术参与演出更强调交互性,可以轻易地帮助完成现场演员与虚拟时空、人物的交互,可以给人们带来如梦如幻的时空错觉。这两者前者强调播出效果,后者更强调现场感。

  今年虚拟影像技术首次被运用到我们的跨年演唱会的直播中。利用当前最先进的实时2D/3D渲染硬件,高效易用的设计软件,配合精确的定位,实时的进行高质量渲染,实现虚拟技术与现场的完美结合。

  在现场转播的12个讯道中,其中3个机位带虚拟跟踪云台为虚拟机位。高清实时三维渲染引擎把这三台摄像机的前景信号同三维渲染引擎的背景信号合成渲染输出为最终输出画面。

  通过这样的技术将简单的现场画面与奇幻的虚拟画面结合到一起,实现现场制作无法制作的空间调度。我们在许嵩的《素颜》以及美声绅士的《You raise me up》等节目中都使用了虚拟技术。

  投影技术是这两年在舞台现场演出中使用比较热门的表现手段。随着被投射载体的不同与计算机建模技术的发展,投影技术被冠以越来越多的名词。3D投影、全息投影,各种冠以高科技名目的投影方式出现在各类展示和演出现场。

  在今年的跨年演唱会上当然离不了投影技术的出现。在周笔畅、李宗盛等明星的表演中,都使用了精心设计的投影。特别是周笔畅的《向偶像致敬》系列串烧表演中,通过投影影像穿越时空分别与梅艳芳、邓丽君以及张国荣三位昔日巨星合作,画面唯美震撼,恍若时光倒流。

  以上两种技术目前都是非常先进的影像表现手段,它们丰富了舞台表现手段,为我们跨年演唱会都起到了演出锦上添花的作用。但就电视直播演出而言,个人以为虚拟技术相比投影技术更能保证得到最终画面的质量。而投影技术在现场的表现力却是其它技术所无法比拟的。

  一些技术话题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我们在追光的使用上相较以往是比较考究的。

  此次的体育馆演唱会中,追光灯具的选择及其位置设置是有严格的要求的。我们使用了8台追光:正面6台,逆追光2台。

  正面的追光使用两台Robert Juliat 4K氙气追光,4台USHIO SUPERSOL-3002SR,2台USHIO XPS2008作为逆追光。在追光灯具的使用上我一直坚持使用最好的氙气灯具。在国内的演出环境下,部分人员对追光灯具的选用不甚考究。诚然,低端追光灯具和好的追光在价格上相差10倍之多,但是相对于舞台上动辄数百台的电脑灯而言,它的投资是可以考虑的。对于电视演唱会而言,追光作为主面光,色温一致性及光斑均匀度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指标。

  此次演出中,6台正面追光中的4台(USHIO)在同一水平面上等间距扇形分布,2台(Robert Juliat)在更高的水平面(高空马道上)安装在舞台的中轴线上。这种分布方式是英国灯光师Will坚持采用的,其称之为为“dead point”。这个位置的追光位为主追光,两台灯互为备份。作为演唱会类型的演出,主要需要追光的对象为演唱者,这个角度的追光阴影较短而且阴影在人物的身后,在实际演出中,该位置的追光运用的频率最高。而在相对激烈表演,如摇滚等类型的演唱中我们使用较侧靠近舞台的追光作为主面光以增强人物的造型感。

  此次演出中,追光承担了所有的面光照明任务,并不存在其他的面光;同时在实际演出时,我们始终坚持单灯单人的原则,即一个主要演员只用一盏追光。所以实际主要演员承受的照度大约在600lx左右。

  在排练伊始,我们要求转播技术将摄像机将光圈设置在F3并且加3dB增益以获得较高的光敏感度。我们根据监视画面来调整灯光的亮度。如此,我们仅仅需要较低的亮度就可以获得很亮的电视画面。在实际录制中视频技术人员仅需要根据实时的画面适当的调节个别机位的光圈就可以了。在国外,无论是演播室或是场馆类大型演出,低照度大光圈是一种习惯的用法。无论是本人4年前参观BBC演播室或是后来我的同事在国外参观时,都发现外国同行在录制节目时的光圈都设得比较大。而在我们的实际使用中由于对画面噪声的担心往往没有他们大胆。事实上,就最终的画面呈现效果来看,低照度确有其呈现效果上的优势。低照度大光圈带来的浅景深的画面的特点在近景及特写画面时可以非常好的衬托人物主体形象。

  低照度带来的另一个好处是其它灯具的效果得到很大程度体现。我们很轻易地得到犀利的光束,清晰的图案,即使是使用少量的烟。我们不再抱怨灯不亮,而去追求更大功率的灯具。而且较少的烟对视频技术(转播技术)们而言也是他们乐于见到的,灯光不再是那个灯不亮就“来块烟饼”的“烟火师”了。低照度的画面里,效果光束会非常明显,甚至不用开满亮,不用放很多烟,就有很强的光束感。

  视频技术(转播技术)另外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对画面黑电平的调节控制。在今年的演出中,我们要求视频技术在进行画面调节时除了对光圈调节的控制,着重关注了黑电平的即时调整。适当加强画面对比度,降低黑电平即时参数,获得了连贯而又锐利的画面。在这里要向我们优秀的转播团队致敬,他们优秀的技术和敬业的精神是我们这台晚会能取得最终成功的坚强后盾。

  再聊一聊对灯具的选择和使用。这几年演出规模日益大型化,灯光设备产品在品质和种类上都得到了极大地发展。人们可以使用更多的设备,成熟的产品相较前两年也丰富了很多。我们是使用更多的数量还是选择更专用的灯具来追求“特殊”都变得可能。细数我们跨年演唱会的灯光设备,设备总数不能称谓少,林林种种,种类繁多。这些正是我们对设备使用逐渐回归理性,技术的发展为我们提供了可能,而怎么用却是需要我们每个设计师思考的,在每一个设计中如何选择合适的设备也将考验我们每个灯光师。

  可喜的是近几年我们发现大家对灯具的选择越来越趋于理性化和功能化,而不是简单的灯越多越好。

  最后要感谢这次我们亲爱的WILL先生和TOM先生,从他们身上我们学习了很多。他们的专业和敬业获得我们每个人的尊重。他们为我们这场演出带来了很多改变。也是他们让我们对灯光工作有了新的思考。有一个小插曲让我个人映像非常深刻。由于时间的原因,现场激光一直都没来得及调试安全区,在一天排练的时候突然激光投射了出来。一直温文尔雅的两位英国绅士反应却非常激烈,立即停止了手中的工作,退出了现场并提出了抗议。原来在英国是有明确规定调试激光时为确保安全,是要清场的。想来确有其道理可言。但试想如果是我们自己在平常的工作中是否有诸如此类的概念吗?窥一斑而见全豹。

  引入一种血液,引发一种思考。希望我们能更多一些交流与合作。交流和合作让我们创作了一个又一个精彩,有一种声音说跨年晚会“国际看江苏”,但愿不久这句话不仅仅是指我们的艺人阵容,也许有一天可以用来评价我们的舞美灯光。

 

  作者简介:

  陈永刚,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电视技术部演播部副主任,灯光设计;2003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灯光设计专业;第六届中国照明学会舞台电影电视照明专业委员会委员;

  长期从事大型电视综艺节目晚会舞美、灯光设计。

  代表作:

  《非诚勿扰》舞美灯光设计;《最强大脑》灯光设计;历届《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灯光设计;《江苏卫视春晚》灯光设计等。

 

第七届专业委员会办公地址设在中央电视台技术制作中心制作部。

联系电话:谭磊(010)85055001 王京池(010)85054871 葛广利 (010)68500979

电子信箱:王京池wangjingchi@cctv.com 谭磊tanlei@cctv.com葛广利geguangli@cctv.com

传  真:(010)68508545

邮政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11号中央电视台制作部

邮政编码:100859